|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大圣离去,哪吒飞来,国漫春将至?

2019-08-26 16:49 | 作者: 武昭含

屏幕快照 2019-08-26 下午4.45.58

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并没有天花板,只要故事好、制作精良,它将创造奇迹。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武昭含??编辑|刘宇翔

头图来源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官微截图

?

2015年的夏天,电影行业沉浸在《大圣归来》9.56亿票房的喜悦里,但也有人认为那就是国产动画电影的天花板了。

谁也没想到,仅仅四年后的8月21日,《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票房突破42.4亿,超过《复仇者联盟4》的42.38亿元,跻身中国票房纪录第三名,仅次于《战狼2》和《流浪地球》。不但创造了2019年暑期档的奇迹,还冲破了《大圣归来》的天花板。

并且,《哪吒》还将在北美、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上映。同时,《哪吒》密钥在国内影院延期,国内下映时间推迟到了9月26日。届时,《哪吒》将有望冲击50亿元全球票房。

《哪吒》成了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新神话,当《哪吒》踩着风火轮逆天改命时,所有动画电影人吐出了压在胸中的那口气。有人很乐观,继续等待真正属于国产动画电影的那股春风。有人则悲观地认为,这只是旋风,稍纵即逝,春天还远在天边。

到底,谁的判断是对的?

崛起之困

“就像龙族将自己身上最硬的一块龙鳞给敖丙一样,我们制作公司用自己身上最硬的‘鳞片’为《哪吒》制作了‘万龙甲’。”红鲤动画的CEO戈弋用电影中的情节来形容制作的过程,看起来很“燃”,但也很艰辛。

艰辛的背后是动画产业工业流程的不规范与生产基础的薄弱。

《哪吒》的主要制作方之一每日视界影视动画公司创始人黄健明回忆说,四年前,《大圣归来》还有几个月要上映了,制作非常紧张,导演田晓鹏找了他帮忙。

黄健明形容当时的生产方式更像是“作坊式”,快做不完时片方攒了制作公司来帮忙。这种情况到了《哪吒》时有了改观,制作开始变得更加商业化,流程也比以前规范,并提前做了预案与制片准备。

不过,国产动画电影在制作上的缺陷一直没有解决。据了解,动画电影制作需要严密、封闭的生产组织,但国内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动画公司能承接,导致动画电影产出不稳定,制作过程不得不层层外包,产生了很多交错的沟通成本和重复成本。虽然《哪吒》的制作日程表每天都在更新倒计时,但超期仍旧不可避免,这也导致了制作公司的亏损。

如果以《哪吒》为标的物去跟美国、日本的动画电影相比,制作质量上的差距虽在缩小,但是从整个行业环境与工业化完整度来讲,其中的差距难以用情怀来填补。

“以单部现象级电影来讨论整个国产动画电影的发展并没有意义,在《大圣归来》之后的几年里,国产动画电影缺失爆款,而美国的动画公司每年都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我们跟美国、日本比缺乏持续稳定的产出。”黄健明分析道。

戈弋很认同这一说法,他表示:“从普通观众角度来说,国产动画电影质量已经与好莱坞的差距大大缩小了,但是从专业角度来说,差距依旧很大。好莱坞的动画电影可以批量生产,而我们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做了一部《哪吒》。”

提到目前国产动画电影的制作现状,戈弋显得有些无奈,“国内的生产基础非常薄弱。举个很小的例子,国内的动画公司都很穷,基础设备只能应付常态,一旦遇到大规模制作时,计算机的计算体量不够,制作操作难度变得更大了。”

而导致制作公司产能不足最主要的原因是动画人才的缺失。根据中国报告网报道,中国动漫产业规模由2013年的876亿元提升至2017年的1500亿元,预计2020年将达到2100亿元。然而,与之相矛盾的是,有数据显示,到2018年,我国处于核心研发环节的动漫人才不足5万人,动漫人才缺口高达100万人。

雪上加霜的是,据国金证券所数据显示,动画专业的毕业生大概只有20%留在动画行业。究其原因,游戏等行业更高的薪水和更好的出路,抢夺了大部分优秀的动画人才,尤其是学习三维动画与特效方向的毕业生,绝大部分流向游戏行业。即便有人才进入动画行业,由于薪酬较低、行业前景不明朗,大量还是会流失去游戏行业。

戈弋告诉《中国企业家》,动漫人才不仅缺口大,而且人员供给与市场需求有一定脱节,新人入职后公司要花费巨大成本培养,这对公司也造成了巨大压力,“当新人有一定能力的时候,跳槽到游戏公司的人比比皆是”。

国产动画电影产业化基础薄弱除了前期的制作之外,后期的衍生品开发也存在很大问题。

据了解,对于大部分国产动画电影来说,衍生品开发都是滞后,甚至缺失这一环节。而在衍生品市场比较成熟的海外,各种衍生品和授权带来的收入能占到整个电影收入的70%左右。

拿在衍生品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迪士尼来说,在其近期公布的第三财季财报里,衍生品所属的商品授权与零售业务营收达9.93亿美元,同比增长8%。虽然这放在第三财季202.45亿美元的总营收中不算什么,但迪士尼的衍生品真的很赚钱。

根据海外相关产业机构提供的数据,迪士尼有40%的衍生品会在电影上映前销售。这意味着有部分消费者在电影上映前就能拿到产品。迪士尼的电影衍生品会配合电影宣发的节奏。如在今年4月底,《玩具4》的第一批官方授权的衍生品上架了,而这比电影的上映提前了2个月。

衍生品销售前置意味着准备时间要更早。通常,迪士尼在进行电影脚本创作时,就会开始考虑未来的衍生品开发,并在电影上映一年前开始选定授权商进行合作。B站版权合作中心负责人张圣晏非常认可这种做法,他表示,衍生品开发前置或与动画制作同期进行,那在动画电影上映或者动画番剧开播的时候将会对衍生品达到导流的效果,“如果等到播放数据出来后再去做衍生品开发,虽然是安全的做法,但是会错过流量高峰期,对于开发公司来说压力也比较大。”

大部分国产动画电影对此显然不够重视且经验不足,即便此前在衍生品开发上已经积累过不少经验的光线传媒,对《哪吒》周边的开发速度仍然是滞后的。7月26日,在电影上映当天,《哪吒》官方微博就发布了一则“打击盗版周边”的声明。这则声明背后,是在淘宝泛滥的,未经授权的盗版”哪吒“T恤、手机壳、帽衫、抱枕、挂件。单款价格从20元到299元不等,包邮。虽然是山寨产品,但依旧有人买单。

上映三天后,《哪吒》宣布发起对周边的众筹,但很难说观众们对正版周边的购买热情不会被盗版影响。

冰火两重天

行业对春天曾经有所期待。

2006年,广电总局对外实行境外动画限播令,对内出台动漫产业扶持政策,以产量和播出平台来核定标准。国家号召让很多人看到了动画行业的“机会”,大量想要获得补贴的人一拥而入,动画数量激增。

随“投机”而来,各种“毁”行业的问题开始浮现。其中低门槛的flash软件大受欢迎,也对行业损伤最深。当时手绘动画两万块钱一分钟,flash动画几百块钱一分钟,结果不想而知,市场上充斥着粗制滥造的作品,整个行业陷入了低迷。

国产动画电影也被贴上了“低幼”“粗制滥造”“low”的标签。

如果没有flash大行其道,或许今日人们提起国漫不会有如此深的成见。再度讲述曾经见证过的历史,戈弋仍旧难掩惋惜之情。“国外的动画日臻精进,但我们却不断生产廉价的作品,这怎么不让国人深恶痛绝呢?产生成见再正常不过了。”

转机在十年后才出现。

2015年《大圣归来》问世,由于精美的画面制作及走心的剧情设计,出人意料地获得了近十亿元票房,创造了当时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录。

观众也第一次意识到,电影院里面的国产动画片同样可以面向成人。同时而对市场上的风吹草动向来敏锐的资本力量也醒悟过来,中国动画电影市场的一池春水被吹皱。

只是没想到中国动画电影的并未迎来真正的春天,却引发了资本热钱涌进造成行业崛起的虚假泡沫,资本泡沫再度引发产业泡沫。

对国产动画电影来说,此前找投资并不容易,但自《大圣归来》后,靠PPT获得投资的动画电影项目却屡见不鲜。越来越多的圈外人跳进动画电影行业,只要资本故事讲得好,就能拿到钱招兵买马开启动画电影项目。这极大地造成了整个行业的无序性。而真正耕耘于动画行业的从业人员并未享受到这一波资本红利,甚至还承担了额外的成本。

据悉,很多圈外人拿到资本后,并不知道怎么经营动画公司,于是便高价四处挖专业人士。这导致了行业在在并不完善的时候用人成本就开始上升,制作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更无奈的是,在资本泡沫面前,很多人都无视了市场是否能承担如此高昂的成本。

同时,电影市场也没有准备好容纳这么多动画电影,哑火的动画电影不在少数,《大圣归来》后几乎再无爆款。

当《大圣归来》被认为是偶发性事件后,资本泡沫逐渐被戳破,靠PPT拿融资成为了历史,做很多样片,甚至项目做完都不一定能拿到融资成为了常态。在观众对国产动画电影失去信心之前,资本对国产动画失去了耐心。

“有时候资本再忍耐一下,原先的无序在资本的保温下总归会变得有序,但是行业无序与有序临界值下,大量资本抽离让很多公司失去了支撑倒掉了,这很可惜。”戈弋说。

《哪吒》之后,国产动画电影能否打破“资本涌入-快钱退潮-产业泡沫幻灭”恶性循环的莫比乌斯环?或许可以谨慎期待。

等春来

灯塔专业版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19年8月18日,共有227部动画电影登陆院线市场,每年上映数量分别为60部、54部、63部和50部。这其中仅有46部动画电影能够冲破亿元大关,占比约为20%。

票房前十名的影片《哪吒》《疯狂动物城》《寻梦环游记》《神偷奶爸3》《功夫熊猫3》《熊出没·原始时代》《熊出没·变形记》《你的名字》《大鱼海棠》《熊出没·奇幻空间》中,除了每年春节档华强方特推出的熊出没系列,仅有《哪吒》和《大鱼海棠》是纯国产,其他5部来自欧美和日本。

国产动画电影经典之作低频,“破圈”困难依旧是行业难点。黄健明认为,目前国产动画电影缺乏持续稳定的产出能力,如果国产动画电影每年能在电影票房前十中占据三、四席,那国产动画电影才算是真正进入了发展阶段。

几乎没有哪个行业没有经历过无序期,而国产动画电影正在无序迈向有序的临界点。

戈弋对于国产动画的未来充满信心,“中国整个动漫行业还没有在商业上辉煌过,未来五年之内肯定会有辉煌期。”他说,“动画市场是存在的,只要度过现在这个交错期,现在还处于黎明期,太阳一定会升起来的”。

黄健明表示,《哪吒》就像是一个导火索,舆论关注到了,资本也会注意到新可能:国产动画电影的票房并没有天花板,只要故事好、制作精良,它将创造奇迹。

黄健明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他导演的动画电影《刺猬小子之天生我刺》票房折戟于817万,成本都没有收回。这次失败的经历被他形容为“被市场教育”,而他更清楚地感受到只要尊重市场,好电影总会迎来春天,所以他在筹备下一部电影时加大了和市场的沟通。。

经历过《大圣归来》的热钱后,戈弋与黄健明都认为这一轮资本投资将会更加理性,他们对资本的期待是“下一轮的资本、资源投入是有勇气打造生态圈,而不是某一个项目”。戈弋解释道,任何一个单一项目的成功都不能说明行业的繁荣,只有当创作者、制作方、资本有一个良好的生态时,国产动画才能呈现繁荣景象。

诚然,作为一部现象级电影,《哪吒》并不具备太多可复制性,国产动画电影也无法仅仅依托一部爆款电影崛起。不过,对于国产动画电影来说,至少《哪吒》带来了划破黑夜的一束光。

什么时候国漫才算真正崛起?

“当我们不再提国漫崛起时。”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转贴到开心网 分享到QQ空间

专栏

何振红

《中国企业家》杂志社社长

马吉英

《中国企业家》高级记者,关注汽车、...

周夫荣

《中国企业家》记者